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又名S Club,全名Singirls Club。Singirl一词是生造的。Single+girl 乃参团的先决条件,非单身请回避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每个人心上 都藏着一个地方  

2010-06-27 22:43:27|  分类: 私语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这个世界总有一个地方,是你天天念叨着想去,可是倒也不急着去的。比如我的布拉格,阿洛的西安。
我们毫不掩饰这一点,对那个地方如数家珍地像自己家一样。
甚至我在跟陌生人介绍自己的时候,讲完星座会连带一句:最想去的地方是布拉格。
阿洛跟我一样高调。

那阵子我跟阿洛三天两头碰面,每次该聊的聊完陷入无话可说的窘境,只要有一个人提头:我好想去西安哦!或者,我好想去布拉格哦!接下来的聊天就会焕发出无限生机,屡试不爽。直到有一天阿洛小心翼翼地问我:为什么你那么想去布拉格啊?

之前也是有人问过的,我十分不悦这里面暗藏着一种隐隐的质疑,于是三缄其口。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怕自己的理由太单薄,在外人听起来,衬不起那份对布拉格近乎迷信的执着。
阿洛大概和我一样,所以我们可以鬼鬼祟祟地交换。

我提出:“先说你的西安情结吧。”
阿洛勇敢地先讲了:“我其实想去的是长安,以前读书时选修历史,就埋下了种子。近代史现代史学得都不怎么样,唯独古代史,尤其是隋唐那一段,简直可以倒背如流,稳拿分的一部分,那个时候就很向往当时的都城——长安,暗暗发誓高考完一定要去亲眼看看,寻找那个传说中的盛唐,而对唐朝的迷恋,也许可以追溯到更早一点,小时候背唐诗?要么就是第一次减肥失败的时候。”
我点点头:“你果然很文人,长安是中国文人的精神家园。”
阿洛笑了:“可惜都工作好几年了,还没实现学生时代的梦。你呢,布拉格控?”
“比起你的理由,我的显得那么不上台面……”我羞涩地说,“我是因为听了蔡依林的那曲《布拉格广场》,一听就着魔了,脑子里冒出很多绮丽的幻想,然后放在mp3里一直听一直听,后来那首歌伴随我走过人生中很重要的一段日子,那个地方也变得有特殊意义……你笑什么!”
阿洛忍了一会儿,安慰地拍拍我的肩:“我会帮你保密的。”

难怪我们只敢让别人知道自己发狂般地喜欢到什么程度,却不太愿意告诉为什么。比起那个特别的地方,我们那些理由实在是一点也不够特别。

后来才知道,当时的判断也不尽然。

某天我在网上无意中看到一张很精美的长安图,于是兴致勃勃地在MSN上发给阿洛,等着她欣喜若狂地扑上来。
结果却看到对话框里她是不停的输入状态,却迟迟没有内容敲上来。
等了很久。

终于等到一句:不想去了。

前些天,她一直潜水观望的某人blog上,出现了他跟女朋友去西安旅游的照片。那个某人,是她高中时候历史班的同桌。从blog看,他对西安的热爱也萌发于学生时代。
这就是所有答案,为什么她想去,为什么她又不想去了。

我苦笑,心中暗藏的预感被证实。
如果你执着地想去某个地方,多半是因为,那里跟一个让你念念不忘的人有关。很多时候,不会对别人说起那个人,只会讲,我想去那个地方。
越高调越有鬼。

想想真是残忍,守护了那么多年,才发现自己不是主人,誓死捍卫的心灵之城被摧毁了,连恼恨的资格也没有。
幸好我的布拉格不会幻灭。

你为什么想去布拉格?她又提了这个问题。
对于失意的人不能敷衍,我终于开始描述:

说起来也是追溯到17、18岁的样子,那天是黄昏,刚刚补课完,作业也做完了,我坐在窗台上看《中学生文摘》,喏,就是这几页纸,“布拉格,一个充满浓郁艺术气息的地方,景致如茵,空气清新……”说实话,以如今的眼光看,这段枯燥的说明真的一点也不动人,简直可以略过不看。但当时我就突然被一种美妙的感觉击中了,你知道么,每一个字都像是在心尖上划过,然后就一下子,很神往很神往那个地方,像穿了一件温水浸泡过的衬衫,起初是全身放松的温暖,过了一会儿又直打哆嗦,不过不是冻的,是激动的。

后来我把这段文字反反复复读了不下十遍,然后合上书,呆呆地望着窗外,看着太阳一点点沉下去,脑袋里满溢着莫可名状的喜悦,看着楼下人来人往,有老人,有孩子,有年轻的情侣,感觉自己像坐在天堂,那么笃定,对未来深信不疑。

那样的时刻太美妙,以至于我觉得一定要记录点什么,于是就构思了一个故事,也不是构思,或许是那个故事直接撞进我的脑子里,后来又有各种各样的故事撞进来,导致那个小说框架不断地在改,但所有的一切,都与布拉格紧密相连。

既然在写小说,短短几页《中学生文摘》是不够看的,自然需要了解更多细节。那时候,互联网还不像现在这么普及,我只能以找参考书的名义去借书,借任何跟布拉格相关的书,于是跑图书馆特别勤,一个人在书架前穿来穿去,感觉像是在和情人躲猫猫,随时准备好那个甜蜜的名字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。

报纸上有时会带到一点捷克的消息,有时是政局新闻,若出现在旅游板块,那是我的福音了,每一次我都会剪下来,做了厚厚一本的剪报,越付出越迷恋,越幻想越神往,布拉格在我心中的权重蹭蹭蹭地拔高。再后来是高考,大学,一直到毕业工作。

那篇小说终究是没有写完,费了太大劲,找了太多资料,反而无力完成了,一直未完待续着。后来我在想,小说的前一半已经写好了,靠的是四处搜集来的资料和脑海里的幻想,还有后一半,它其实不是用写的,而是要我亲身去,那才会是最好的结局。

终于断断续续地讲完了,我自觉在做一件很费力的事情,就像是用言语去小心地捕捉心中那个庞大的、飘忽的感觉,有时候需要放诱饵,有时需要等待,有时又需要眼疾手快。

然而理性的、逻辑性的东西我们可复制可交流,而那样纯粹暧昧的,极私人的感觉,却很难分享,它甚至是超乎语言范畴的,一说出来就多了误读的风险。

“小说里有男主角吗?”阿洛问。
“拜托,这有关系吗?”我猛然刹车,感觉自己像被点了穴。
她露出了然于胸的表情,这令我很不爽。
“有是有,但没有代入现实中的任何人,”我急得就差没赌咒发誓了,明明是实话竟莫名底气不足,“纯粹是虚构出来的人物,而且与女主角不存在恋爱关系。”
“这才对嘛。” 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表示相信我的话,“没有代入任何人………也没有恋爱关系……”
“什么对嘛?”我警惕道。
“你剩了那么多年的原因。”她眨眼笑。
我愣了愣,终于也笑了。

“我们还是谈布拉格吧。”
于是我们又大喇喇地高调起来。

 

@也想去布拉格的白朵朵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1)| 评论(8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