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又名S Club,全名Singirls Club。Singirl一词是生造的。Single+girl 乃参团的先决条件,非单身请回避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卧底女记者与IS高官的恐怖网恋   

2015-12-27 16:07:13|  分类: 搞事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卧底女记者与IS高官的恐怖网恋 - 剩态度 -


“宝贝儿,你听我说,我爱你胜过爱世上任何人,我实在不敢想象你还生活在那种地方。我会拯救你、保护你,为你挡住全世界的邪恶,你就是我的女王。”——这不是玛丽苏小说情节,也不是什么雷剧台词,而是“伊斯兰国”(简称IS)的恐怖分子通过Skype,正极力诱惑一个法国少女来叙利亚投奔他,成为他的“圣战新娘”。

这位“法国少女”其实是一名潜伏的女记者,她的笔名是安娜·埃瑞拉,在过去的两年,安娜曾报道过许多欧洲青少年前往叙利亚或伊拉克的故事,那时贫困的巴黎郊区已经成为孵化IS成员的温床。“他们告诉我,‘你用大脑思考,而我们用心灵思考。’他们对激进主义充满了浪漫的想象,我很好奇这种认知是如何产生的。”安娜说。于是她伪装成了一个长居南法地区的20岁女孩梅洛迪,用迪斯尼动画《阿拉丁》中的茉莉公主作为头像,加入了年轻穆斯林汇聚的网络社区,并在脸书和推特上注册了虚拟身份。安娜的角色扮演很成功,“梅洛迪”在很短时间内就拥有了庞大的朋友圈,更意外的是,她吸引了IS高级指挥官阿布·毕雷尔的注意力。

卧底女记者与IS高官的恐怖网恋 - 剩态度 -
毕雷尔发给安娜的照片

毕雷尔是一个40多岁的阿尔及利亚裔法国人,他有三个妻子,在IS组织是一名地位崇高的“埃米尔”(阿拉伯国家的王公贵族头衔)。去年四月,毕雷尔向“梅洛迪”发出了第一条消息:“你好,我的姐妹。我看到你观看了我的视频。你是穆斯林吗?你是怎样看待圣战者的,想不想来叙利亚呢?”安娜试探性地回复了毕雷尔,并发了很多笑脸表情,几个消息回合后,毕雷尔大受鼓舞,提出要Skype聊天。

32岁的安娜只能卸了妆,戴上头巾,用粉底液遮住手腕上的文身,并很快得到了毕雷尔的信任。“与他Skype的最初几秒令我记忆犹新。”安娜回忆说,“这并不是一张典型强奸犯或者会杀人的面孔,但当我望向他时,我看到他的双眼空无一物,没有信仰,没有感情。”当天,毕雷尔操着一口带有阿尔及利亚口音的法语,向安娜吹嘘他杀了好几个异教徒,并威胁她,要她保证会无时无刻地想念他。当安娜吹凉咖啡时,毕雷尔暴跳如雷,大吼:“你不许再喝咖啡,这是西方世界的习惯。”

和恐怖分子交好,是一种很分裂的体验。安娜深藏起她的厌恶,竭力表现得伶俐可爱,并经常会很崇拜地对毕雷尔问东问西,毕雷尔很满意,他讲述了2013年IS组织与叙利亚政府军队争夺拉卡地区控制权的血战,如何虐待战俘,有时还会提到自己对那些人肉炸弹的钦佩:“我们通过两种方式评估一个人的能力,那就是信仰和勇气。这些人弹是我们所有人中最强大的。”并不忘补充说,他更喜欢像梅洛迪这样中途改变信仰的皈依者,因为他们会有“虔诚的信仰和开放的生活。”又有一次,毕雷尔在两小时内给“梅洛迪”发了120封邮件,并在邮件里问她是不是处女,是不是“纯洁”。

安娜问毕雷尔,女人会在叙利亚过怎样一种生活。毕雷尔说作为他的夫人,她会得到女皇般的待遇,想要什么就有什么。然后他还让安娜多带些情趣内衣来“讨你丈夫的欢心”,并记得帮他买纯棉内衣、Dior或Chanel须后水。“他们反对西方、反对资本主义,但他们喜欢奢侈品和设计师品牌,他们的军队制服里包括了Nike和Ray-Ban墨镜,这是对青少年另一种引诱。”毕雷尔还把IS说成了一个人道主义组织而不是恐怖分子集团:“当我在外面战斗的时候,你要照顾好孤儿和伤员。”

“你可以想象像梅洛迪这样的姑娘会多么着迷。”安娜说,"那些自幼成长于西方社会、备感孤立的年轻穆斯林觉得自己什么不是,没有未来,也找不到好丈夫。可突然之间,有一个强有力的成熟男性出现了,他拥有那么多令人难以置信的冒险经历,却独独对她示爱,并许诺她将拥有光鲜的生活,拥有一套大房子,可以养很多小孩。”根据英国国际极端主义政治暴力研究中心的数据统计,在20730名加入IS的外国人中,有4000名来自西方国家,其中女性达到550名。这些人大多是受过西方教育的穆斯林,年龄在18到29岁之间。

毕雷尔对于让“梅洛迪”来叙利亚一事一直念念不忘,他希望她能够走其他前往叙利亚的青少年一样的路线,经由阿姆斯特丹或者土耳其前往叙利亚,一路上用一次性手机汇报行踪。他告诉“梅洛迪”他和IS组织都很有钱,会报销机票钱和其他开支,并继续加码诱惑:“你应该看看这里的女人是多么幸福。我一个朋友的妻子已经为你的到来准备了一个节目。在你上完射击课后,她会带你去叙利亚唯一一家可以买到精致衣服的商店。我亲爱的妻子,快点来吧,我已经等不及了。”但是,还没等安娜动身,毕雷尔的邮件威胁立即又来了:“贱人你在哪?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。”

等安娜把自己化身“梅洛迪”的卧底经历写成一本书,并公开出版后,事态急剧升级了,她成了IS组织的一个重大目标,毕雷尔用视频方式对她发了一张追杀令,安娜至今记得追杀令的每一个字:“如果你在地球任何地方见到这个女人,请遵循伊斯兰法律杀了她。务必保证在她死前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强奸她,拿石头砸她,最后再杀。”虽然安娜不太确定IS组织是否已经查到她的真实身份,她还是搬了三次家,换了三次手机号码,并以化名继续写作。安娜辞职了,因为主编怕杂志社受到牵连。朋友们也胆战心惊地拒绝再与她往来。法国警方对安娜实施了保护,并带走了她的狗,以防“目标太明显”。孤独和害怕成了安娜生活的常态。

等到今年早些时候,有消息传出毕雷尔已经死了。“我的脑海里有个声音说太好了,终于解脱了,又一个极端分子死了,但是我还是哭了。当然我不是对此惋惜,而是因为我听说他是因为和一位记者,也就是我,有接触而被杀害。我无法接受自己需要对另一个人的死亡负责。”安娜说,但这个勇敢的女人同时表示,尽管发生了那么多事情,但如果一切重来,她依然会选择这么做。


卧底女记者与IS高官的恐怖网恋 - 剩态度 -
卧底女记者与IS高官的恐怖网恋 - 剩态度 -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943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